塑料机械网 > 环球视野 >

对塑料都市的魔咒 崔正化是一个萨满巫师

时间:2019-10-09 14:09 来源:未知  手机版

宝宝别哭,手机动态壁纸大全,郑州水电改造

对塑料都市的魔咒 崔正化是一个萨满巫师 http://www.plas.hc360.com2015年05月12日13:54 来源:网易艺术(北京)T|T

 慧聪塑料网讯:1.如果我们根据制造工具的材料而将人类历史分为石器,青铜和黑铁时代,当下则是塑料时代。塑料是现代文明的典型材料,如果没有它,我们将无从描述当下从平凡生活到高端科技的方方面面。塑料使无数发明成为可能,从半导体器件,纳米高清,超薄液晶显示器,有机发光二极管,高效充电电池,光纤,功能性布料,汽车部件等等。如果说用在艺术作品的工具和材料反映其创作的时代,那么在当代的工业时代和信息社会中,崔正化选择塑料作为媒介是理所当然的。他使用的也是“装置艺术”的艺术语言,而非绘画或者写作。作为一个抛弃了笔墨或丙烯颜料等绘画材料,双手捧着塑料材料跑出了美术馆的艺术家,一个弘扬日常生活的关注,而非纯艺术发展的艺术家,崔正化在韩国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一直以来他使用的艺术语言都不在现有艺术语法之内,这也正是他的作品有时被认作先锋艺术,有时被诘问其是否依然是艺术的原因。但是如果细细考量,会发现他的作品中并没有新奇或出人意料的东西,而这正是问题所在。艺术源于我们的日常生活,而且,艺术的历史本身就是对艺术原有理解进行颠覆的过程,是不断地模糊对工具和材料间的界限的进程。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崔正化最近的作品更不应该存在争议。

>崔正化是一个萨满巫师 —— “生生活活”,对塑料都市的魔咒

 在当下人造掩盖了自然,虚拟取代了现实的时代,而人们开始觉得这种人造性更舒适和自然。在这种背景下,用塑料做什么和怎样做才是值得关注的焦点和值得讨论的问题所在。正如人们需要看到月亮而不是指向月亮的手指,重要的是去追问艺术家的创作意图和其艺术思想的根源,以及理解他怎样重新梳理这些意向和想法,有必要超越书写和绘画等的语言对我们的限制,当下为“敲打键盘“的时代,我们要考虑的是在这样时代崔正化是如何通过装置艺术的手法如何表达了他的视觉语言和造型语言。

 2.人们对崔正化作品发生疑问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对塑料感到陌生,更多来自于艺术家大量使用旧的,被遗弃的,以及过时的物品。高端的、精英的、远离世俗生活的,这些是对艺术的一般的理解,可是艺术家崔正化对工业社会的废品,所谓资本主义的排泄物,始终十分感兴趣,因为它们反映了韩国1970年代的发展进程:塑胶漏斗、盘子、水泥砖头、布制食物罩、鞋子、塑料饮料瓶和瓶盖、容器等等。红、黄、蓝——这些物品呈现的颜色极为明艳,明艳得都在自然界中还找不出来,比自然中的真彩色还要全,可以说是“全真彩色“。

>艺术家崔正化工作室

 崔正化为什么只选取过时的废品而不是高科技的塑料制品呢?为寻找答案,需要先去参观一下他的工作室。当人们踏进艺术家的位于市中心市场里的一条小巷子里的隐居地,就会发现一组由色彩明亮的塑料容器所组成的柱子,这是名为《炼金术》的装置作品。深红色的沙发上垂下盛开的鲜花,几百张耶稣和佛的画像背对着观者而摆放。这里看上去像一个萨满巫师的家或者一座万神庙。将这些神的画像背转过来其实是一种亵渎,但是,崔正化很坚定的回问:“我们可曾看过任何神的背影?我们人类也应该有一个美丽的背影。”对艺术家而言,巨大的钢筋混凝土墙壁有如气势磅礴的自然巨石。工地里散落的一块碎砖在他的工作室里被转化成一块收藏家在河边苦寻数年才得到的最美丽的奇石。食物罩从地面向上不断堆积,而小食桌从上面垂下,使之成为从天花板倒悬的多宝塔和根源地面的释迦塔。这些是我们所拜的食物神。一顿饭事关生存和生活。当雪碧,可口可乐以及果汁被我们吞咽下到胃里,塑料瓶子和瓶盖完成了它们的用途而被丢弃到垃圾桶中。由于它们不能够在自然中分解,而被划分成为危害人类的环境垃圾。但对崔正化而言,有用的不是碳酸饮料而是瓶子的塑料瓶盖。在他工作室里,暗淡的水泥地上撒落着数量众多的各种形状和颜色的塑料瓶盖。清理和擦洗后的这些瓶盖已经不再是塑料。它们看起来像鲜花,使人想起朝鲜时代一首民歌的歌词:万花方畅。在首尔艺术中心展出的崔正化作品《鞋子变成为了龙》(SinbbalHasBecomeaDragon,2014)中使用的是浴室里使用的拖鞋,而不是统一新罗时代(668-901年)的著名的儒家学者、官员以及诗人们脱在伽耶山里的那些橡胶鞋子。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huaminsujiao.com/huanqiushiye/8528.html

本文标签:塑料 艺术家 艺术 萨满 作品

相关文章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