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机械网 > 政策法规 >

用“散装卫生巾”的人

时间:2020-09-11 20:09 来源:未知  手机版

西宁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一头牛有多重,奇迹客户端

“散装卫生巾”的热搜评论刺痛了阿莱。
那句“我有难处”,让她想起贫困的青春期,自己为了省下一片卫生巾,是怎样把塑料袋垫在内裤上,再垫上一层纸,来应付那个“说不出口”的烦恼。
草纸包不住秘密。经血会从纸边漏出,渗透在裤子上,引起调皮的男同学的嘲笑。为此,每次月经到来,她都如临大敌,不想去上学。
志愿者马婷见过更多局促不安的眼神,来自乡村的留守女童。第一次来月经,女孩们以为“得了病,就要死了”。
还有一些癌症病人,卫生巾是她们的日用品,买来的散装卫生巾可以堆满整个房间。
被“月经贫困”话题串联起的,是一个个隐秘的角落,和难以言说的苦楚。

网店贩售的散装卫生巾。

在散装卫生巾商品问答页面,店家称有工厂消毒证明等证件。

贫穷
“穷”深刻印在27岁的阿莱记忆里。父母务农,家里姐妹四个,吃饭穿衣都紧巴巴的,卫生巾就像是奢侈品。
小学六年级,升学考试,要交补课费50元。父母拿不出这笔钱,阿莱只得硬着头皮去上学,假装忘记带了。她的名字因此被记在教室的后墙上,整整一个学期。哪怕后来补上了20块钱,她也再不想上那堂课了。
六年级下学期,她月经初潮,不敢张口问父母要钱买卫生巾。小卖部的卫生巾平均一片要2毛钱。母亲买来的基础款20片,她能用上半年:卫生巾上面铺上草纸,一片用一天也不换,经血少时,就把塑料袋垫在内裤上,再垫上纸。
这个秘密让她看起来很不自然。每当放学,她会把书包带拉到最低,好让书包遮住渗到裤子上的血渍。总有几条裤子被洗到褪色,也洗不掉那些浅黄色的污渍。
这样的经历王惠也有过。她已经博士毕业,是3岁孩子的母亲,至今保持一个习惯:月经期尽量不出门。
她的少女时期在青岛的一个村庄度过。农村小卖部售卖的月经棉臃肿不堪,像一根油条,吸水之后变得又硬又窄,经血常会侧漏到裤子上。
可是这样“不好用”的月经棉,家里也没有存货。上中学时,她的父母月收入不到500元,妈妈为了省下卫生棉给她用,常常用红色的草纸折一折垫着将就。
从王惠的村子到县城坐公交,车费只要一块钱。但很多人一辈子没去过几次县城。直到读高中,王惠才见到县城超市里卖的那种有名字的卫生巾。它们看上去那么洁白轻盈。
王惠不想比她小8岁的妹妹经历类似的窘境。读大学兼职的钱,她每次补贴给妹妹,都一再嘱咐,“买好一点的卫生巾给自己用”。
她觉得,“经历过贫困,更能感同身受”。
“耻感”
还有一些少女,被来月经的“羞耻感”强烈地包裹着。
大学生赵嘉曾去到贵州凯里的乡村短期支教。那里的老师很少,孩子们大多是留守儿童,跟爷爷奶奶一同生活,他们看上去腼腆又好奇。
赵嘉支教的一个月里,“100个孩子里有30个” 只换过一套衣服,有的人校服袖口皮筋松了,蓝色校服袖子变成了黑色,也没有换洗。
她教的是英语,孩子们大多发音不准,她会将那些听写不认真,发音不对的孩子留下来,给他们补课。其中有一个五年级的女孩,聪明早熟,教过的单词跟读几次就能背诵,但就是不愿意好好学,经常被留堂。
一次放学,她看到女孩裤子后面脏了,以为坐到什么脏东西。女孩难为情地小声告诉她,自己卫生巾用完了,拿树皮纸垫的,家里妈妈妹妹也要用卫生巾,不好意思开口要。
赵嘉回到宿舍,把自己带来的一整袋卫生巾都留给了女孩。支教团聚会时,她提出给孩子们上一节性教育课。
她们约出班上发育较早的十几位女孩,给她们讲月经是成长的正常现象,怎么和家人开口,怎样清理保持卫生。
赵嘉惊讶地发现,女孩中只有一个人的家长讲过为什么来月经,并且教她如何使用卫生巾。
而其他孩子的家长,从未和孩子提起过生理卫生常识,甚至会批评,“来个月经就不能干活?变娇贵了。”一些孩子为此来了月经,也不敢和家人讲。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huaminsujiao.com/zhengcefagui/26750.html

本文标签:卫生巾 月经 散装 外婆 女童

相关文章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